搜索

抑郁症让多少运动员心伤 疫情期间女运动员更高危

发表于 2020-09-20 23:57:17 来源:失时落势网

  日前,上海体坛传来让人悲伤的消息:围棋选手范蕴若因抑郁症坠楼去世,年仅24岁。

  体育运动员看起来充满阳光,活力四射,但突如其来的疫情,给众多领域带来灾难性的打击,体育也不例外:体育赛事停摆、奥运会延期给运动员增加了沉重的心理负担,出现抑郁症症状的运动员人数大幅攀升。

  美国游泳名将菲尔普斯十分担心运动员因为奥运会延期而患上抑郁症,他不想看到运动员的自杀率因此上升。确保运动员的心理健康,变得比以往任何一个时期都要重要。

  女运动员心理问题更严重

  国际职业足球运动员联合会在疫情期间调查了1602名来自16个国家与地区的运动员,发现468名女运动员当中,22%出现了与抑郁症诊断一致的症状,1134名男运动员当中,出现症状的有13%。18%的女运动员和16%的男运动员有广泛性焦虑症的症状。澳大利亚方面也收到了类似的数据,150多名球员中,55%出现焦虑症状,45%出现抑郁症状。

  而根据女子运动联盟公布数据,在赛事停摆以来,女足运动员出现抑郁症状的人数增加一倍,相信在其他运动项目上相同的趋势。整体来说,女运动员受到的影响比男运动员更大。虽然该网站公布的数据以足球运动员为主,但是,如今全球赛事停摆涉及到几乎所有运动项目,其余项目的运动员也陷进了相似的困局。

  2017年刊登在《国际运动和运动心理学杂志》的一篇关于运动员的心理健康、表现与发展论文指出,加拿大世界级游泳运动员中,有68%的人在比赛前被认为患有严重抑郁症,而34%的人在比赛后出现了抑郁症。在澳大利亚和法国优秀运动员中,精神障碍的患病率从17%到45%不等。

  同样,在1023名荷兰精英运动员的样本中,45%的现役运动员报告有焦虑或抑郁症状,17%的样本同时有2种症状,14%的样本同时有3种症状,6%的调查样本同时患有4种症状。

  “过来人”菲尔普斯呼吁关注运动员心理健康

  美国著名游泳运动员菲尔普斯前不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要多关注那些正在为东京奥运周期全力拼搏的运动员。他表示,“当你整个人生都在为了奥运会这一刻,结果却出现了巨大的变化,不得不再等一年。如果是我,说不准我已经发疯了。”

  在他看来,普通人或许很难理解运动员内心的斗争,所以他才会为运动员们感到难过。

  他特别提到在这段特殊时期增强心理建设的重要性,因为他曾经饱受抑郁症困扰,导致2014年一度想过要自杀。2018年初,游泳名将菲尔普斯在接受采访时,首度公开了自己曾与抑郁症斗争十几年的历程。他表示,每次奥运会后都会进入一种消沉低迷的状态,也曾萌生过自杀的念头。

  在经历了大赛或者夺冠之后,部分运动员会有一段极度紧张、激动之后突然放松的“落差”。而此时周围的人以及观众却忽视了这个心理波动,在其他人眼里“运动员拥有了一切,所向无敌,所以为什么会沮丧”,于是他们在欢呼之后开始关注谁将是下一个冠军。

  “作为一名运动员,我也曾认为我们应该是无懈可击的,不应该表现出软弱。”菲尔普斯在采访中透露:“坦白地说,抑郁症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特别是讨论自杀这种可怕的事情。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好几天,一个人呆的时间越久,我就越觉得一定还有其他的办法。”

  现在,菲尔普斯能够自信且公开地讨论自己曾经那段黑暗的经历了。“我经历了抑郁症的多个阶段,那段时间我一直在应对焦虑。很多人都在为同样的境遇而挣扎,所以,如果我能从中获取到一条信息,那就是‘不开心也没关系,’”他说。

  这一次,菲尔普斯再次发声,建议相关机构要给运动员提供尽量多的心理健康咨询,帮助大家应对这种突如其来的改变。

  体坛为何被抑郁症笼罩

  去年,英国短道速滑名将爱丽丝·克里斯蒂在自己的ins上公开了自己曾经历抑郁症折磨的过去,让抑郁症这个“精神感冒”再次走进人们的视野里。

  在世界体坛,患上抑郁症的体坛明星也不在少数,那些体育明星的陨落令人扼腕。

  2009年11月,饱受抑郁症折磨的恩克卧轨自杀,关心足球的人们还未从这份痛苦中完全走出,两年之后的11月,威尔士主教练加里·斯皮德在家中上吊自杀……他们的情况其实并非个例。国外一项调查指出,大部分人忽略了精英运动员的心理情况。研究报告指出,运动员患精神疾病的发病率与他们的竞技状态的趋势是重合,当他们状态约好成绩越高,身体和精神的压力也是越大。所以,在这个阶段的运动员表现出的某些行为,表明他们的精神健康受到损害。

  2017年10月,美国花样滑冰名将格雷西·戈尔德突然宣布暂别赛场,并因此缺席了2018年平昌冬奥会。原来,戈尔德一直饱受“抑郁、焦虑和饮食失调”等心理疾病困扰,并一度产生过自杀倾向。

  直到去年年初,戈尔德透露,自己的饮食失调是因为教练的一句戏言导致的。在她十几岁的时候一位教练曾评价她“屁股太大”,看似随意的一句话却深深刺中了戈尔德,她开始计算每天摄入的卡路里,并逐渐开始了一个危险循环:节食,暴饮暴食,再节食,继续暴饮暴食……

  此外,女性运动员比男性运动员更容易患抑郁症,成绩优秀的选手也比成绩差的选手压力更大。据NCAA体育科学研究所数据,2016年有21%的男运动员和28%的女大学生运动员在过去的12个月中有过因为抑郁导致竞技水平受损的程度。31%的男运动员表示感到过度焦虑,48%的女运动员也是如此。

  抑郁症在选手职业生涯结束后仍然很普遍。在2016年对NFL的运动员进行调查时,有25%的运动员表现出抑郁、28%的运动员出现焦虑或抑郁、29%的运动员出现睡眠障碍/障碍以及24%的运动员有不良药物使用行为。

  这些精神不适的表现往往与运动生涯中的生活和运动压力有关,身体状况、社会压力等情况也有关系。

随机为您推荐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抑郁症让多少运动员心伤 疫情期间女运动员更高危,失时落势网   sitemap

回顶部